茫到很瞎的故事,下面是其中之ㄧ
 
 ==================
 
一群人在板橋馥華飯店玩了一整天
 
凌晨1點,有點悶了
  
於是跟 "哈雷" 包了計程車回台北店裡坐
 
凌晨4點出場,跟哈雷二各都茫到不行
 
走到樓下大門口
 
準備攔計程車回馥華跟其他人會合
 
突然背後 "碰" 的一聲,原本在門口聊天的圍事突然全閃人消失
 
轉頭看看情形
 
結果是喝醉的酒客不滿意消費,拿槍出來對天空開
 
而距離就在我背後一公尺 (正常人一步左右的距離)
 
看到這情形
 
心想要趕快閃人,免得惹上麻煩
 
==================
 
 
此時聽到拉槍套 "喀啦" 一聲  (代表又一顆子彈上膛了,只要扣板機就能擊發)
 
而"他"的朋友跳出來拉著酒醉站都站不穩的他,叫他不要這樣 (他朋友也很醉)
 
==================
 
二各酒醉的人在正後方一公尺處,拉扯著一把上膛隨時可以擊發的手槍
 
而槍口正對著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我跟哈雷    @@!@#$%^&* 
 
==================
 
心裡第一各想法是 ==)要閃人,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煩
 
 
第二各想法是 ==) 
 
(人家要開槍你就讓他開ㄚ,反正是打店家又不是打我。沒事你拉他幹什麼)
(拉就拉就算了,還拉到槍口朝這方向是哪一招 @@)
 
==================
 
事不宜遲
 
正準備閃人的時候,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
 
"哈雷"不能跑  (身體受傷,要拿著二根拐杖才能走路)
 
 
 
==================
 
(不能留朋友自己一各,卻自己落跑)
 
於是二個人就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
 
看著哈雷用很倒楣賭濫的眼神看著我要怎麼處理
 
我也實在想不出什麼好方法回應他
 
經過2秒的定格後
 
才拉著哈雷說 =)到旁邊聊天
 
然後慢慢散步離開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
王 明傑的部落格

大恐龍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